首 页

工作动态

小镇微视

全景小镇

小镇图集

文件通知

经验交流

解读浙江47个小城镇整治优秀规划方案
出自:本站  发布时间:2017-6-13  浏览次数:519  来源:《本站》

浙江建德乾潭镇的美丽田园。图片来源:浙江日报

浙江绍兴东浦镇东浦老街。图片来源:浙江日报

浙江义乌的佛堂镇。图片来源:浙江日报

“我们努力为所有景致寻找合适的位置。”诸暨枫桥镇,这句宣传语让人过目难忘。

人们一次次追随而来,聚焦这个小镇的又一惊艳之作——环境综合整治优秀规划,找寻“合适”两字的理想答案。

日前,浙江省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的第一个规划设计工作现场会在嘉兴召开,包括诸暨枫桥镇在内的47个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优秀规划方案首次亮相。列入今年达标的443个小城镇,已全部完成规划方案编制和评审,并启动项目设计及规划实施。

以规划为引领,战鼓再次擂响。

47个异彩纷呈的规划方案,叙说着47个精致的小城故事,孕育着新型城镇化的浙江蝶变。畅想着蓝图,与规划者对话,我们愈加清晰地看到,小城镇的未来,将个个与众不同,并将无比活力四射。

“城不城乡不乡”

并非幸福家园

“城不城、乡不乡”,浙江乃至全国的大多数小城镇,都曾经或者正在受困于此,发展乏力。

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晓光告诉记者,他们在调研中发现,许多小城镇迫切渴望发展,以期彻底改变原本“城不城、乡不乡”的困局。

2016年,浙江率先尝试破题,启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三年行动,力争用3年时间,使之成为人们向往的幸福家园。 行动开启之初,浙江就反复强调,要做到规划先行。浙江人已深刻意识到,以规划为抓手,才能给小城镇一次“重生”的契机。

现有的小城镇大多自发形成, 重点产业不突出、生态环境脏乱差、文化遗产保护不力、特色和科技人才缺乏,等等问题不胜枚举。如何顺应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更好更快地促进小城镇发展,已成为全国区域发展中面临的重要挑战之一。

将视线转回浙江,在小城镇转型升级的当口,如何抓住发展机遇,推动当地突显特色,抓好规划设计引领,显得尤为迫切。这次评选出47个优秀规划方案,以及此前确定要打造44个省级样板、152个市级样板和266个县级样板,用意皆在于此。

细阅各式优秀规划方案,记者看到,针对不同的小城镇类型,浙江分类选出16个中心镇、16个一般镇和独立于城区的街道、15个乡(集镇)和仍具备集镇功能的原乡镇政府驻地,其中不少规划提到——量力而行、循序渐进。

“这点很重要。根据实际情况对标样板,找准自身定位,才是正确的筹谋。”省整治办相关负责人说,全省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明确提出分步走的目标,“城镇整治规划没有范本,各地都在摸索前行,更不能一下子‘大跃进’。”

义乌佛堂镇,规划细化了18项小城镇整治任务,每个阶段的整治内容、项目类型和规模、资金估算和来源、责任部门等,都有了明确计划。而对诸暨枫桥镇而言,规划不仅是整治的工作方案,更促动了小镇的全面梳理。“多年来,镇里没有这么全面详尽地做过规划,一个从经济发展、人居环境、文化内涵和社会功能等多方位考虑的综合整治规划。”常务副镇长柴锦感触地说。

“选出一批优秀规划方案,目的是要各地学习其规划思路和方法,而不是简单模仿。”省整治办相关负责人说,有些小城镇变成“千镇一面”“万楼一貌”,是因为无规划、乱规划或随意调整规划,“如果把优秀规划方案拿来照搬照抄,那就大错特错。”

适合的,才是最好的。找到符合自身的规划方案,精准发展特定产业和文化,浙江的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要为全国提供浙江样板,在新型城镇化发展中谋得先机。

不是每个城镇

都要成为“巨人”

嘉兴的现场会后,围着建德乾潭镇的规划图,几名乡镇干部细细品看,不停地讨论。

从乾潭镇过去的资料上,他们看到了家乡的影子:空中线路如“蜘蛛网”缠绕;房前屋后堆满各种垃圾;主要镇街车辆随意停放……

专家指出,小城镇是一种正从乡村性社区变成多种产业并存、向现代化城市转变的过渡性社区。这种转变,需要具备很多共性条件,也势必会衍生许多共性问题。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之初,浙江就梳理出了普遍存在的顽疾:脏乱差、道乱占、车乱开、线乱拉,低小散块状行业集中等。

“47镇”蓝图根据各地乡镇不同的地形地貌、发展规模和文化特点,进行了相应分类。见招拆招,克难攻坚。如乾潭镇,管线铺埋统一“打包捆绑”,避免道路反复开挖;广邀“民间街长”包干到人,专治乱停车、乱摆摊……“取经者”们深受启发,“这些好模式,我们也可以借鉴。”

基层专业技术人才紧缺,也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嘉兴市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林冰,日前被正式聘为全省首批驻镇规划师,驻点嘉兴秀洲区,为小城镇整治提供技术指导。“过去,规划设计单位负责做规划,乡镇负责具体实施,中间容易脱节,会让整体效果打折扣。”驻镇规划师进镇后,秀洲区整治办主任朱晏秋舒了一口气。

“这批优秀规划方案的共同点之一,就是对各地自身优劣势,判断精准,剖析清晰。”一名乡镇干部说,“土洋结合”的工作机制启发了他下一步工作重点,“高水平、有先进理念的智囊团,本土化、熟悉风土人情的地方军,联合规划,将形成一种优势互补。”

在开化、玉环、上虞等地,正是通过这一方式,让规划切中小城镇整治的实际需求。专家团的点对点指导、一对一服务,使整治工作明显加快,质量明显提高。省整治办相关负责人说,树立标杆,推出样板,为小城镇整治的攻坚提供了新思路、新理念。“大家少走弯路,也是生产力的进一步解放。”

“不是每个城镇,都要长成巨人。”正如专家杨晓光所言,过去那种对大投资、大项目来者不拒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现今,各地的小城镇规划更偏向微治理,更注重对小尺度空间的精细化打造,“告别野蛮的生长方式,朝着心中的理想家园前行。”

此小桥非彼小桥

个性凸显魅力

一顶乌毡帽,一程乌篷船,也许仍不能确定是江南的哪个小镇。如果,再饮一杯黄酒,“绍兴东浦镇”,便会脱口而出了。这就是小城镇个性的魅力。

告别镇域粗放的“大杂烩”开发模式,面向本土特定产业、交通和文化,精准招商引资,规划小城镇整治项目,已成为当前浙江各个小城镇的共识。

“越酒闻天下,东浦酒最佳”,东浦镇远近闻名。古镇核心区,有一条安静祥和的老街,仿若大师手下的水墨画。东浦人深知,光有文化、旅游,还不能让小镇蓬勃发展,它必须有主导的特色产业。在规划中,该镇以黄酒产业为核,古镇文化为魂,一手抓旅游,一手拓产业,让小城镇在“小而美”之外,更有了“小而富”的生命力。

位于舟山群岛西南部的岛镇——金塘镇,去年落地了中澳现代产业园。结合特殊地理交通,在特色产业的带领下,这里将规划一批工厂,原本偏隅小镇将成为舟山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一个规划方案,大到城镇的整个区域、龙头产业,小到路边的一根廊柱、花草树木,不仅要囊括本地特色的自然风景,更需凸显常看常新的人文历史,这是“小而活”的根源。

在47个优秀规划方案中,记者看到,不少小城镇拿山水做足文章:风貌多元的水乡小镇、浙西南山水风情小镇、现代化山水小城市等。江南风光,多是小桥流水人家,怎么打造出区别来?

“你仔细看,每个镇的特点都不一样,此小桥非彼小桥,此流水非彼流水。”有专家对乌镇、周庄和西塘进行分析发现,乌镇的特点是唐诗里“人家尽枕河”的水阁房;周庄是“家家门前泊舟航”的水巷;西塘则是全用廊亭连接的“满镇萦廊骑满墙”。而小城镇整治规划的重点,就是要把这些特点充分挖掘和展示出来。

“小城镇的个性,要从自身历史文化和发展优势中找,不能什么概念‘火’,就蜂拥而上‘蹭’热点。”省整治办相关负责人说,破解小城镇规划难,关键要在发展理念上变革,“好规划是小城镇整治的指南针,各地只有量体裁衣,科学选择发展模式、创新打造镇域布局,才能不断提升编制水平,推动规划顺利落地。”

“为所有景致寻找合适的位置”,答案已越来越明了。在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进程中,一幅幅美丽蓝图已然绘就。

放眼田野乡间,浙江小城镇正以全新的姿态,沐着春风,美好生长。(浙江日报 记者 钱祎

上一条:柳市 蒲岐-两个乡镇的“两美”实践
下一条:城镇的容颜大家扮
 

工作动态

   乐清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 版权所有